河北益微
< behavior="scroll" direction="left" >
產品導航
更多
 
聯係方式
詳細
河北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
聯係人:張青雲
地 址: 滄州市杜林鎮西街(061028)
電 話: 0317-2010586*18631705879
傳 真: 0317-2010586* 18631705879
域 名: www.sdwdhb.com
郵 箱: hbywsw@163.com
眾學者為紀念陳延熙教授誕辰100周年撰寫紀念文章


緬懷陳延熙先生
肖悅岩 趙美琦
2014年4月25日
河北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張青雲上傳


陳延熙先生誕辰100周年在即,反複浮現了24年前先生駕鶴西去的悲痛場景,更多的是重溫先生的教誨和關愛,令我心潮澎拜,難以釋懷。雖然自認資曆尚淺,本不宜說什麽,但對先生敬仰、感懷之心無法平複,那就一吐為快吧。
受業恩師沒齒不忘
Yoplay Games1961年考入北京農業大學,學習植物病理學專業,恰逢陳先生主講“普通植物病理學”,魯素雲老師帶試驗。是他們將Yoplay Games領進植物病理學殿堂並就此從業40餘載。記得當時的普病課很重,包括講授、實驗和實習,需要1年的時間。當時Yoplay Games還年輕,混混沌沌,並不認為陳先生的課講得怎麽好,甚至以為講得比較散,不好記筆記,講課中時不時地說出一些話,讓Yoplay Games聽不懂也跟著傻笑。但大家都愛上普病課。一方麵因為知道它是專業知識的根基,另一個原因是愛聽陳先生詼諧、幽默的講話。他講述植物病理學發展曆史,介紹不同學派,也經常敘述農業生產中的一些事,什麽甘薯黒斑病、蘋果樹腐爛病、柑橘瘡痂病、柑橘黃龍病、柑橘鏽果病,古今中外的都有。勾起Yoplay Games的好奇和探索欲望。總愛笑哈哈地說出一些雷人之語。例如在講蘋果樹腐爛病時強調人為因素是造成曆史上幾次大流行,包括解放前的戰亂和三年困難時期。敢於評價“以糧為綱”是“雙手抓住糧口袋,一腳踢倒搖錢樹。”既深刻、幽默又很形象。無論如何,是陳先生傳授給Yoplay Games最基本的理論、知識和方法。不謙虛地說Yoplay Games當時所受到的植物病理學教育較之其他農業院校、較之現在的教學都要好很多。在其後的多年裏,無論是在基層生產隊搞科學試驗,還是在大學裏授課,都沿襲著先生的思想,傳遞著先生教授的知識。1985年開始協助雷新雲老師講授“普病”,並在1991年被評為首批校級一類課程,及至後來我也曾主講“普病”和帶領更年輕的教師講授該課。飲水思源,其中都有陳先生的功勞。Yoplay Games一直秉承陳先生規劃的四段教學體係(即普病分成概論、病原學、病理學、防治學)。有關病理學概念、病因學說和防治理念始終都傳承著陳先生的基本觀念,以至於在較長一段時間內,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中都存在著一種傾向,即外校考生回答關於病害發生原因的問題時,多分別敘述病原物、寄主和環境的影響,而本校考生則可以闡述病害起源的生態觀、進化論和“病害四麵體(disease cone or disease pyramid)”的觀點。及至今天,當Yoplay Games翻看“十一五”國家級規劃教材《普通植物病理學》(第4版,2009)和由國家優秀科技著作出版專項基金
資助的《植物病理學導論》(理查德 N.斯特蘭奇著 彭友良等譯,2007)時,仍然察覺到不及先生的認識。


一個報告開啟病理學研究的新境界
1978年我報考了曽士邁先生的研究生。此時我已經積澱了一些生產知識和實際經驗,帶著許多生產問題,我想“回爐再造”。在此期間,除了受到曾先生的耳提麵授外,也深感到農大有一批受人崇敬的老師,他們是知識分子的脊梁,盡管背負了文革時期諸多的不白之冤,思想卻始終向著真理;實驗可以被毀,思考卻一刻也不停止;依靠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和個人的聰明才智,加上當時能夠從國外得到的有限信息,很快就在思想上站立起來,並且處於國際先進行列。陳先生就是這樣的大學問家。1980年12月13日北京市植物病理學會在新疆駐京辦事處組織報告會,請陳延熙先生做學術報告。題目是“論傳統植物病理學”。先生一開始就說:“生產的發展引致病害加重,一些病害根本無法治,或無有效的方法。無病害防治可言,這與生產要求很不合適。”先生也坦言,“本來想說植物病理學的批判,Yoplay Games過去的搞法是否對頭?為什麽出現目前的狀況?過去學的一些東西是否已經成為枷鎖?是不是要來一個思想上的解放呢?” 接著陳先生分十個題目娓娓道來,既有氣吞山河之勢,又讓人有沐浴春風,撥雲見日的感覺。和學生時代聽課相比,我能夠感受到先生深入實際,格物致知的治學精神和大學問家的風采。他的真知灼見讓我茅塞頓開,枰然心動,真的做了一次好學生,專心致誌,唯先生之為聽,生怕漏掉一個字,所記筆記也珍藏至今。
陳先生開講的前三個題目是(1)病理學的性質和任務、(2)病害起源和(3)病原學說,後麵還有(5)論寄主植物、(6)論環境條件,均涉及植物病理學的頂層設計和基礎理論。我理解其核心是闡述病害起源的生態觀和植物體生態係的概念。這在當時是全新的,可以說是引領了植物病理學的生態病理學(Ecilogical Plant Pathology)發展階段。
他質疑“病原物”一詞,希望大家“透徹地明確病菌的地位”。認為“生病就是寄主和病菌協調”的結果,甚至是“寄主讓病菌進入的”。同時認為“人對病害的作用,在過去被忽視了,因為把病害當成自然現象。實際栽培植物生病的罪魁是人而不是病菌”。在努力掃除唯病原論偏見的同時提請人們注重農業生態係及其進化過程,特別是人類遺傳育種工作與病菌的協同進化的曆史和現實。認為病害起源的生態觀應該成為病蟲害防治的新的基礎理論。這在防治上是極有意義的。
認識論的升華必然帶來方法論的改進。尤其在(4)論柯赫氏法則、(7)論侵染和侵染循環的講述中,他提出“複合侵染”、“侵染前期”等概念,無疑是開拓了新的研究領域,為以後的“生態病理學”、“生物防治”奠定了基礎。其他三個標題下的論述都緊緊圍繞著生產中存在的問題,切中時弊又指明方向。包括修改消滅病原物的目標,提倡相對防治論和綜合防治方針。陳先生在闡述生物防治方法時說:“它注定是一種相對的防治,達到60%-70%效果就不錯了”。“不排斥其他方法,設想藥劑防治和菌混用,使農藥用量下降,亦無汙染”。“根據病原物和寄主同時進化這一理論,Yoplay Games是在用當地的菌治當地的病,並且不用太細的篩選”。這些原則性的指導使他的團隊乃至中國的生物防治研究水平和成效高於國外。
陳先生認為“植物病理學的兩重性,即自然科學,接近理論的生物科學和應用科學,包括在農學中”。他引述1969年美國科學研究委員會編著出版的《植物病害的發生與防治》中的一段話:“植物病理學成果的衡量是防治成果”。又引用英國人格林戈(Giamger? Gungeg?) 1979年說的話:“Yoplay Games植病工作者非常容易集中地研究學術問題而忽視為農民服務的根本任務。”他認為“農業植物病理學是農學的一個分科,而不是單純植物學或生物學,因此主要精力應該放在解決農業生產的問題上”。重溫先生關於植物病理學的兩重性的論述在當前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無論在過去對生物化學細節產生濃厚興趣和現在熱衷分子生物學研究都不要忽視對生產防治的關注。
後來了解到,1978年10月陳先生在陽朔召開的中國植物病理大會上就作了題為“現代植物病理學及其發展”的報告。以後又不辭辛苦在全國十幾個省市幾十次地講述大體相似的內容。由於報告內容涉及植物病理學主要概念,觀點新穎甚至與傳統相背,思路又理實結合,引起了植病工作者極大的反響,被稱為“植物病理學十批判”。曆史證明,陳先生的報告引領了中國植物病理學發展的新時代。
一個問題,一生的思考
1978年研究生麵試在涿縣農場進行,陳先生也參加了。陳先生問的問題是“你說說滿清時期病蟲害發生是什麽情況?”在這之前,我根本沒想過這樣的問題,一時語塞。搪塞地說:“我隻見過國民黨時期的,沒見過清朝的”。後來經過啟發,也隻是說發生的種類有所變化,像蝗蟲、粘蟲少了。這是麵試後我唯一記住的問題,也讓我一直思考著。甚至在前不久還向曾先生請教,也不止一次地轉述給我的學生。至今我能理解到的是先生站在高處,看著遠處,從曆史的長河,特別是從人類農業發展或農業生態係統進化的層麵認識植物病害和解決病害問題。這和曾先生倡導的宏觀植物病理學交相呼應,如出一轍。陳先生將流行學和生物防治作為生態病理學的兩個分支。前者著重環境中的非生物
因素,後者注重生物因素。他們都認為“生態病理學是病理學發展的必然結果”,“病害起源生態觀涉及病害防治的戰略的問題”,“需要更全麵地看病原物、寄主和環境之間的相互關係”以及協同進化過程。我慶幸自己追隨了他們的思想,參與過他們設計的科學實踐,但始終沒有信心向陳先生交出一份答卷,哪怕是能讓自己滿意的。路漫漫其修遠兮,誰將上下求索。

一次關愛,終生享受
1981年,當我研究生畢業,麵臨再次選擇工作地點和單位的時候,一天下午,梅汝鴻老師突然找到我,說:陳先生去北京市農學院看望老朋友,順便想幫你聯係你愛人調動工作的事。就這樣我坐先生的車,去見院長。不是我有何德何能,是老師的關心和愛護。真可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每每想到此事,Yoplay Games殊感幸福和溫暖。
肖悅岩 趙美琦
2014年4月25日

1

首頁 | 公司簡介 | 種植型 | 養殖型 | 水產養殖型 | 生態家園 | 視頻導航 | 招商加盟 | 聯係Yoplay Games
Copyright © 2009-2010 hbYiWei.com 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