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益微
< behavior="scroll" direction="left" >
產品導航
更多
 
聯係方式
詳細
河北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
聯係人:張青雲
地 址: 滄州市杜林鎮西街(061028)
電 話: 0317-2010586*18631705879
傳 真: 0317-2010586* 18631705879
域 名: www.sdwdhb.com
郵 箱: hbywsw@163.com
眾學者為紀念陳延熙教授誕辰100周年撰寫紀念文章


深切緬懷植物微生態學先驅 增產菌研發應用事業開創人 陳延煕教授
安徽省植物保護總站 汪大澤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華夏大地寒冰消融,萬物複蘇,迎來科學的春天?當年,諸多士林翹楚學界精英曆經“文革”磨難,重見天日,撫平創傷,煥發青春,紛紛獻身科教興國偉業,先後作出卓越貢獻。原北京農業大學資深教授陳延煕先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陳老,植物病理學耆宿,學術造詣深厚。1980年,他首次提出“植物體自然生態係”新概念,為構建“植物微生態學”奠定理論基礎,是這一新學科的濫觴者,允稱先驅。值得稱道的是,他並不停留於純理論的探索,而是緊緊立足於實踐,研究發明植物微生態製劑增產菌,服務農業生產,碩果累累,被譽為現代農業科技園地裏的一朵奇葩。我與陳老交往起始於研究開發增產菌。1981年10月,在青島召開的第三屆中國植物保護學會年會上,經他的高足湖南省植保站站長胡坤元引薦,有緣識荊。從此,在他的引導下,在共同的事業中,追隨左右,時相過從,親炙教澤,獲益匪淺。茲值陳先生百年誕辰,鉤沉往事,宛然在目,感觸良多,緬懷不已!謹以此文擷取片斷,直抒胸臆,表達一片景仰之情!
篤誌問學 銳意創新
陳先生熱愛祖國,誌向高尚,教書育人,桃李滿門,一代名師,聞名遐邇。他一生的成就是多方位的。個人認為,以創立植物微生態學,並直接服務農業現代化的貢獻最為突出,因其最富開拓性,最具前瞻性,最具代表性而顯示其學術價值。鑒於這門新學科或許不為人所熟知,本文從這方麵以簡要敘述,作為開篇。如所周知,人類對自然規律的認識,客觀真理的闡明,總是在先驅者們的敏銳觀察和執著探索中開啟的。陳老博學慎思,治學嚴謹,思路廣闊,從不墨守陳規。在植物病害侵染原理的認識上,他將寄主、病原物、環境三角關係規律,奉為圭臬,卻不拘泥。他質疑“唯病原物論”批判傳統的植物病害靜態觀,在1980年的一次學術討論會上,首次指出:在植物體上,除有害的病原物外,還有大量的有益的、中性的微生物群落,它們是構成植物個體生態係的成員,是自然存在的。換言之,植物體是一個個體,又是與許多微生物一起組成的一個共生複合體,這就是陳先生獨創的“植物體自然生態係”學術概念,這一論述振聾發瞆,影響深遠。他在科研教學中不斷驗證豐富這個學術觀點,在北農大開設了“植物微生態學”學位課。1990年他的私淑弟子、得力助手、親密合作者梅汝鴻在全國微生態學學術討論會上正式提出,並經認同將“植物微生態學”列為植物生態學和微生態學的一個重要分支,成為獨立的學科。植物微生態學科的創立,旨在從研究植物體自然生態係入手,進而通過人為的方法去改造它,使之向人類需要的目標演化。這方麵的內涵非常豐富,是一個亟待開拓的新領域,它不僅對植物病理學是一個突破,而對推動生態學、微生態學的進展,乃至促進農業現代化也有積極的意義,陳先生的貢獻不言而喻。
那麽,陳先生的成就是怎樣取得的,Yoplay Games應當怎麽學習?我個人的認識是,從總的方麵看,他的成就源於深厚的理論功底和大量的科學實踐,而集大成者是他的創新精神和辯證思維。下麵,我先從陳先生勤奮讀書,深入鑽研的良好科學素養談起。陳先生嗜書如命,孜孜不倦業界聞名。我與他結識之初的一次直接接觸留下難忘的印象。那是1983年7月的一個夜晚,我與胡坤元同誌奉派去美國考察,行前有問題請教,同去翠微路陳府拜訪。正當炎夏,溽暑蒸人,Yoplay Games原以為此時老先生是在家納涼消暑,歇息休閑,而見到的卻很意外:狹窄的房間裏,填滿書籍,空氣悶熱,燈光昏暗,老先生正在聚精會神地看書。當時,Yoplay Games麵對一位已屈古稀之年,動過手術,身體孱弱的老學者,不辭辛勞,挑燈夜讀,這情景讓Yoplay Games既感動又慚愧。古語雲“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做學問離不開讀書,讀書就要下苦功夫,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老一輩學者們以此為箴言,身體力行,從不稍怠,蔚然成風。毋庸諱言,當下世俗學風,一些人急功近利,心浮氣躁,貪圖捷徑,淺嚐輒止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在這樣的情形下,紀念陳老,學習他一以貫之的篤誌問學,勤奮攻讀的精神,就更具有現實意義。
當然,陳老在學術上的超越,主要歸因於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思想方法和銳意創新的風格,這是最值得Yoplay Games學習的地方。上世紀五十年代以來,陳老及其所率精幹的教學、科研團隊,先後對蘋果腐爛病、蘋果鏽果病、蘋果炭疽病、甘薯黑斑病、柑桔黃龍病、板栗幹腐病等多種重要農作物病害的發病規律和防治技術進行了大量的係列研究。縱觀其研究進程,不難發現一個重要特色,就是從不同的課題中,在闡明發病與環境生態關係時,總是著重揭示病害侵染中的潛伏侵染、複合侵染、腐生到寄生等複雜現象。正是基於這些研究成果的積累,逐步形成植物微生態觀,而運用這種學術觀念,又成功地指導此後的研究工作。這就告訴Yoplay Games實踐-理論-實踐的思想方法,是陳老們成功的奧秘所在,值得Yoplay Games深入領會和學習。
下麵,讓我聯係參與甘薯黑斑病防治工作的情況談我的體會。上世紀五十年代,Yoplay Games安徽大力推行聞名全國的農業“三改”,在大力推廣高產作物“勝利百號”甘薯時,因甘薯黑斑病肆虐成為大礙。當年,Yoplay Games總結群眾經驗,從簡便易行著眼,將“二次高剪苗”作為主要防病措施。1954年我參加在濟南召開的全國甘薯黑斑病座談會,會上與華北農科所代表強調的以種薯消毒為主的防治辦法形成觀點上的不同,引發爭議。後來,還是陳先生們的研究證明,甘薯一生帶菌,具有潛伏侵染的特點,種薯帶菌、薯苗綠色部分也帶菌,因而實行高剪苗或單獨處理種薯都難以獲得最佳效果,需要兩者兼顧。對於貯藏期的爛窖,陳先生們認為,是在適宜的環境條件下,黑斑病菌與鐮刀菌複合侵染所導致。根據這些規律設計的防治方案才不致於失於片麵。現在看出,當年,還沒有提到微生態這個詞,但認識上的分歧,實質上已涉及微生態學原理的認識。談到這裏,不由想到始於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國的那場柑桔黃龍病大論戰,在論戰中陳先生們基於植物自然生態係理念提出的我國柑桔原來就有病毒存在的觀點博得認同,它有利於爭論的澄清。
應當肯定,學術爭論是有益的,真理越辯越明,爭論往往是新生事物的催生劑。陳先生們積多年來的潛心研究,經曆長期的實踐檢驗,終於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獲得國家發明專利的微生態製劑增產菌被批準推廣應用,為農業增收提供一個途徑,陳先生交出一了份出色的答卷。
這裏,回到陳先生的治學曆程,陳先生是自然科學工作者,而他年輕時那段不平凡經曆,讓他有緣吸取社會科學知識的營養,對他以後學術上的成就很有影響。陳延煕先生青年時代,在胞兄王翰(原名陳延慶,建國初任國家監察部常務副部長、黨組副書記)指引下,投身革命活動,是上世紀三十年代抗日愛國運動的積極份子。1932年在上海讀大學時就參加“社聯”(左翼社會科學者聯盟),接受馬克思主義的思想熏陶和革命活動的鍛煉,逐步打下唯物辯證法的思想基礎,提高觀察事物,分析問題的水平和能力,成為他經世治學的銳利武器。從哲學意義上看,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是互通的。當代著名人物於光遠於1988年4月20日出席增產菌學術研討會上有一段精辟的發言,他指出:“陳延煕植物生態工程學的觀點,極大豐富了辯證法,是生物學和社會學的互動的典範”。這樣的評價,可謂一語中的,畫龍點睛!
還有,讓我敬佩不已的是,陳老思維清晰,邏輯嚴謹,著文講學,精當簡練。人們稱讚聽陳先生講學猶如醍醐灌頂,甘露灑心,啟迪心智,大解饑渴。他那次來合肥講學的情景給Yoplay Games留下美好的印象:1987年5月的一天,Yoplay Games安徽以省科協名義邀請陳先生專程前來作學術報告。大會堂裏,省領導及農學各界人士、袞袞諸公六百餘人濟濟一堂氣氛熱烈。在眾人矚目中,陳先生邁步登台,他不落俗套,開門見山,以農業生態危機破題,條分縷析,直麵矛盾,切中時弊,接著話鋒一轉,引出開發應用植物微生態製劑這個主題,深入淺出地詮釋微生態學理論、增產菌的功能機製及應用前景等,侃侃而談,行雲流水,引人入勝。他視野開闊,境界深遠,既立足宏觀大局,又著眼微觀細節,旁征博引,發幽闡微、信手拈來如數家珍。他聲音宏亮,語調流暢,抑揚頓挫,張馳有致,富於韻律。兩個小時的報告獲得滿堂喝彩,掌聲不息。一位領導聽了報告,動情地對我說:“這才是真正的大學者!”時隔二十六年,這一幕在記憶熒屏裏浮現,陳老的感人形象在腦海裏泛起,縈回良久,敬佩不已!

服務農業 嘔心瀝血
陳延煕教授晚年將全部心血傾注於增產菌研發事業。在十多年時間裏,不顧高齡體衰,走南蹈北,深入田間,頑強不息地奮力工作,達到忘我的程度,直到生命最後時刻。這是他人生崇高理想的追求,是他堅強意誌的體現,是他一生的總結。
增產菌的問世,是陳老畢生心血智慧的結晶。它是根據植物微生態學原理,采用生物技術將植物體上有Yoplay Games分離篩選出來,培養繁殖製成菌劑,再將它重新返回植物體內,用以促進植物生長發育。因其能夠增產取名增產菌,後改名“益微”取有Yoplay Games之意。
陳老先生們難能可貴之處是,他們的研究不是以發表論文,獲得獎勵為目的,而是以加速推廣應用服務農業生產為己任。他們積極探索走產、學、研相結合的道路,采取研發、生產、供應一條龍的辦法,將菌劑推廣到農村,應用於大田。這是一個有魄力也是頗為大膽的構想。顯然以一個高等學校的一個研究所為主體,辦這樣的事涉及人員、資金、廠地設備等具體條件,麵臨諸多棘手問題。需要付出很大精力和辛勞,需要有很大勇氣和毅力才能實現。他們不畏艱難,殫精竭雷,堅持不懈,克服一個又一個困難,終於取得突破性進展。從1986年至1990年五年時間裏,在全國30個省(市),50種作物上應用,推廣麵積達兩億畝。無疑,這是一項很大成就。
安徽是增產菌重點推廣省份之一。當年Yoplay Games積極引進推廣這項技術有其背景。1978年萬裏同誌主政安徽,他親自主持舉辦高級幹部科技係列講座,我在植物保護專題中從環境保護的高度,闡述開辟生物防治新途徑,減少化學農藥汙染的必要性。Yoplay Games在講座後緊接著打報告,申請建立“安徽省生物防治實驗站”獲得批準。在開展這項新的事業中,以蟲治蟲、以菌治蟲、保護天敵防治蟲害的辦法花樣繁多,備受青睞,而植物病害的生物防治辦法少,頗為冷落。因而,當1981年10月間,我從陳老口中得悉植病生防增產菌信息時如獲至寶。這次陳老主動約Yoplay Games先行一步示範推廣,正中下懷,不謀而合,於是在安徽開啟協作開發推廣應用的局麵。在省植保總站我直接主持,並由謝長舉研究員專司共事。我還應聘擔任北農大植物生態工程所兼職研究員。由於各級領導重視支持,各地、市、縣農業植保部門齊心協力,共同努力,推動了這項事業的進展。從1986年起至1989年應用麵積達到526萬畝,包括15種作物。據多點實測,使用增產菌與未用對照增產幅度:水稻10。7-13。7,小麥8。7-10,油菜15-20,甘薯17-25,棉花8-10,茶葉10-15,蔬菜17-20等。
增產菌是一項生物新技術,那幾年我省大麵積推廣應用,Yoplay Games每年都通過實地考察,調查研究,召開研討會總結各地經驗,整理匯編成冊印發交流。我還在《安徽農業科學》學術期刊上發表《增產菌的機製原理和開發應用》專文,肯定其成效並指出不足之處,提出改進意見。1990年Yoplay Games爭取到省科委項目,由安徽農學院張漢鵠教授主持對茶樹施用增產菌的經濟性狀與作用機理,進行三年係統研究取得有價值的成果。就安徽實際應用情況而言,增產菌應用範圍廣、原料易得、成本低廉、使用簡便、安全無害等,其優越性毋庸置疑。但是,大麵積應用直觀效果一般並不明顯,除某些作物如油菜可見提前開花延長結莢;茶葉提前萌發等現象,讓人一看就信服以外,大多數作物需從對比試驗測產時才能看出增產效果,這就難以吸引農民自覺接受應用,這是推廣中的很大障礙,推廣難度很大。對此,Yoplay Games付出了超乎尋求的努力,Yoplay Games積極爭取領導重視,依靠行政力量推動,采取多項措施,才逐步打開推廣應用的局麵。
僅舉1989年為例,這一年省裏專為增產菌舉辦三項高規格活動:4月28日在黃山市召開茶園增產菌應用現場考評會,全國14個省、市47位領導、專家參加,現場考察茅山茶場對比試驗地,現場取樣檢查,鑒定增產效果;7月1日,經主管副省長批示,省農業廳在含山縣召開水稻增產菌應用現場考評會,省政府一辦、省農經辦、安徽農學院、省農科院周曰禮、高俊超、陳鴻佑、李成荃等領導,專家及各地市、縣代表共63人參加,現場考察張公、東山兩個鄉大麵積應用增產菌的早稻田,並在卞莊村的一塊對比試驗田抽樣檢查驗證;11月20日,省委書記盧榮景、副書記孟富林專門聽取省農業廳方有德廳長及我的匯報,確定將增產菌列為一項重要實用技術,要求農業部門製定推廣應用規劃,提出指令性指標在即將召開的省委全委擴大會議上貫徹。在省領導高度重視下,省以下各地、縣對此也很重視。例如阜陽地區,在那次由農業部黃寶華處長等來阜檢查驗收豐收計劃增產菌項目時,地委書記、行署專員兩位一把手共同會見聽取意見。地區農業局負責人反映這樣高規格的接待,他們從未見過。
由上可見,從領導層麵看,對一項單項農業技術的推廣應用,領導親自抓,如此興師動眾可謂開足馬力。那幾年,Yoplay Games對增產菌用心之切真是使盡渾身解數。現在,回過頭來看,當年Yoplay Games為何有這麽高的熱情,那麽大的勁頭對待這項工作?是經濟利益驅動嗎,絕對不是!相反,菌劑供應中的債務讓人不堪其擾。那麽,動力來自何方?細想之,從主流看,是工作責任心,是追求工作的高質量、高標準,是對生態農業、綠色植保、生物防治理念的熱情向往,同時開展這項工作的氛圍確有很大吸引力、凝聚力。在增產菌事業這個業務圈子裏,相互信任、相互尊重、相互支持、配合默契、關係融洽,讓人如沐春風,心悅誠服地投入這項事業,爭創一流,這是大家共同的感受。這與陳老以及北農大生態所同仁們的人品風貌分不開的,作為這項事業的組織者,他們敬業樂群,熱情感人。例如在工作活動安排上,他們有目的地安排示範點,讓參與者在現場考察時有機會瀏覽名勝風光,這些人性化細微末節充滿情趣,使人如食橄欖,回味無窮。
陳老是全國增產菌研發事業的主帥。雖然從行政隸屬關係上,他不是Yoplay Games的領導,Yoplay Games依然唯馬首是瞻。陳老謙遜優雅,禮賢下士,不以學者專家自居,對Yoplay Games農業行政部門的同仁,優渥有加,倍感親切,有很多事讓Yoplay Games留下難忘的印象。
當年,“學會”被視為學術神聖殿堂,是學者名流薈萃的地方,一般“凡夫俗子”無緣涉足。而陳老在擔任中國植物病理學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期間,經他創議破例於1989年9月1日至4日在北京門頭溝召開的年會上,邀請幾位省植保站站長與會,並騰出半天時間讓Yoplay Games作大會發言,此舉頗有新意。那次我在會上作的植物病理學現狀有喜有憂的發言,引起老前輩周昌熾老先生的共鳴,他即席發言,盛讚高校與生產部門溝通交流的必要,對這次會議安排的充分肯定。再舉一例,1987年陳老在那次來合肥講學,宴請席間,談笑風生,妙語解頤,他對著我省幾位領導說,我要透露一個秘密,Yoplay Games很多文字材料,都是老汪的手筆。原來他是借這樣的場合,對我讚揚,為我表功,這讓我受寵若驚,有幸遇伯樂之感。陳老對我的確是高度信任和分外倚重。記得一次在北京回龍觀召開的增產菌座談會,我因火車晚點,夜間十一點多鍾才到達,陳老竟熬夜等待,見到我,他高興地說:“讓我鬆了一口氣,Yoplay Games的會議總結有人寫了”,信任之切溢於言表。陳老並非僅僅對我,在植保係統裏人緣極佳,亟孚眾望,這對事業推動很大。試想,當年如果沒有植保局裴溫、李吉虎以及李玉川等的鼎力支持和湖北靳亮、河南王萬林、江蘇劉培元、湖南胡坤元、黑龍江李森以及在下等的積極參與,增產菌是很難形成這種規模的。這讓我想起現代語境裏的智商與情商,智商是講如何做事,情商是講如何做人,學會做人才能做事。陳老正是智商與情商的完滿結合,修成正果,才贏得人們的敬仰和事業上的擁護。
陳老的成功既是個人的努力,也有賴於他悉心培育的那個學術梯隊的集體力量,這些“陳門弟子”訓練有素,同心同德,在實際工作中形成的合力是推動事業興旺的重要保證。在這個團隊裏,梅汝鴻教授是掌門人、頂梁柱。汝鴻兄出身高教世家,乃父梅藉芳是我國著名小麥專家教授,他與陳延煕先生同鄉校友情誼深篤。在陳老門下,老梅執弟子禮之恭非同一般,他不僅事業上運籌帷幄亟力輔佐,並且在生活上照顧無微不至,勝過家人。當年Yoplay Games目睹此情此景,無不為之動容。在增產菌開發事業中,老梅身居第一線,集技術、行政、管理於一身,裏裏外外,諸務蝟集超負荷運轉,精疲力竭。而最費周章的是協調與校方的關係,涉及房屋、財務等具體問題,矛盾糾結,多所製肘,老梅身處風口浪尖,承受很大壓力,個中原委局外人不悉其詳,無從置喙。但可以看出,體製的不順實乃症結所在,它反映高校科研教學學體製的弊病和深化改革的必要,值得尋思。
我與增產菌事業交往前後十年。1990年冬陳老身患重病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住院,曾往探視,病榻上他仍然心係增產菌事業,殷殷囑托。這一年12月9日陳老溘然仙逝。遺憾的是陳老走後未久,我即退休缷職,增產菌事業在安徽也就偃旗息鼓。“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有負陳老重托,感愧莫名!
傳承發展 任重道遠
增產菌研發應用事業經曆了曲折進程,有高峰有低穀。1991年我淡出這項事業,對此鮮有交往。事隔多年始悉陳老謝世後,梅汝鴻教授等堅守這一方陣地,幾起幾落,終於突破困境走向新生,聞訊雀躍,欣慰之情難以言表。說實話,當增產菌事業處於低潮時,疑雲層層,前景難測,難免給人以曇花一現,過眼雲煙的恐惑。於今,峰回路轉,柳暗花明,薪盡火傳,後繼有人,能不額首慶幸!據悉,1997年王琦教授執掌北農大生態所以來,師承前輩,守正創新,銳意拓展,走出國門,邁開新步,牛刀小試,鋒芒初露,可圈可點。這是在新的曆史時期,對陳老等前輩開創事業的充分肯定,它以新的進展證明,植物微生態學是一門站在時代前沿的“顯學”,增產菌研發應用是一項充滿生機的朝陽產業。
當今,植物微生態事業正處在承前啟後的發展階段。我想,借紀念陳老,讓當年參與者們重溫舊事,聯係現實,坦陳己見,也許對借古鑒今,溫故知新不無裨益。為此,耄耋之年,孤陋寡聞,不揣簡陋,略敘一二。
我的認識,首先是植物微生態事業是上世紀倡導環境保護,弘揚生態文明先進理念形勢下的產物。進入二十一世紀,這個時代背景不僅沒有變,並且隨著綠色經濟的興起,對它的呼喚更為迫切。不容回避的現實是,當今生態惡化有增無減,農藥汙染觸目驚心,令人憂慮。在農村,往日那種”稻花香裏話豐年,耳邊蛙聲一片”的恬淡情景已不可重現。濫用農藥導致生態平衡、生物多樣性的破壞,影響到生產、生活的方方麵麵。數據顯示,目前我國是世界最大農藥生產、使用國,我國耕地麵積占世界七分之一,而農藥使用量占全球百分之三十五。這個對比數據足以說明事態的嚴峻。誠然,Yoplay Games不應無視中國國情,罔顧現實,侈言不用化學農藥。同時,Yoplay Games深信國家已將生態建設列為國策,遏止化學農藥汙染已有多項法規、措施出台,低毒、低殘留農藥的份額比重顯著加大等等。問題是,當前情況尚不容樂觀,在一些地方,化學防治是唯一防治手段,化學農藥一統天下,成為最大汙染源之一,年複一年,難以逆轉,麵對這情景豈可熟視無睹,無動於衷!值得回顧的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在科學家們齊聲呼籲下,我國各地大力貫徹”預防為主,綜合防治”的植保工作方針,以生態理論為基礎,農業、生物、化學、物理等防治手段協調運用,特別是科學用藥嚴格把關,收效明顯。在不長的時間裏,扭轉了單純依賴化學農藥和打保險藥等濫用農藥現象,出現了化學農藥使用量逐年下降的趨勢。曾幾何時,農藥熱回潮,前功盡棄,怎不令人深深惋惜!這情況的出現涉及社會、經濟等多方麵的因素,比較複雜。但難以辯解的,它畢竟是技術落後的標誌,是有悖生態理念的倒退。麵對現狀多麽需要科學家們針貶時弊,進言獻策,同時要以自己的行動,堅持先進科技理念方向,以創新、紮實的科研實踐,突破重圍,闖出新的天地,為我國的農業現代化建功立業。作為環境友好型的植物微生態事業,任務重要,使命光榮,值得驕傲!
我還想說的是,當今世界科學技術突飛猛進,日新月異。我國農業技術水平總體上已經大幅度提高。而美中不足的是植物保護,特別是植物病害技術進展緩慢,未能與時俱進,給人以相對滯後的印象。僅舉一例:去年夏間,我國主要麥區小麥長勢良好,豐收在望,而後期突遭赤黴病流行襲擊導致嚴重減產。事出意外,令人困惑,“九連增”的喜悅蒙上陰影,一時疑惑叢生,詰難四起。個人認為,就實而言,這不應歸咎於預報不準和防治不力,而根本原因在防治技術的落後。幾十年來,這方麵的研究幾無人問津。當前,生產上既少抗病品種,大麵積噴藥防治實難奏效,況且多菌靈農藥刺激赤黴素分泌早已被證實有致癌風險。處此情況,怎能視赤黴病為“可防可治”。據我所知,不僅小黴赤黴病,還有多種植物病害停留於難防難治的水平,”蟲害好治,病害難防”的狀況並未改變。因而,植物病理學工作者們大有用武之地。植物微生態事業,立足於生物防治前沿,潛力很大,前景廣闊,自不待言。
當代科技競爭激烈,從某種意義上看,是一場博弈,藝高一籌才能棋勝一局。就植物微生態學而言發展空間很大,方興未艾。由於多種原因的製約,前人們的研究不論理論還是實踐都有不足之處,有很多工作要做。當前麵臨諸多機遇,隨著現代信息技術、分子生物學、基因工程等學科的學術進展,多學科的融匯必將推動本學科的深入發展。尤其是微生物與轉基因工程密不可分,預期後者,我國將邁出重大步伐,這對植物微生態學的發展提供機遇。科學無止境,前人研究是引路是鋪墊。Yoplay Games應當遵循“傳承不泥古,發展不離宗”的原則,不斷進取,讓植物微生態學以新的麵貌展現在世人麵前。
中國農業大學是我國著名高等學府,其前身北京農業大學有輝煌的曆史。植物病理學是全校最出色的頂尖學科之一。在1993年公布的“榮譽農大人”光榮榜上,全校14位學部委員及一級教授,其中植物病理學科占了五人,雄居榜首,獨占鼇頭。包括戴芳瀾、俞大紱、林傳光、裘維藩、沈其益等飲譽海內外的一流植病學家。可以預見,陳延煕教授等被公認為對發展植物病理學具有裏程碑意義,自會榮登新榜。長遠以來,北農大植物病理係執這一學科的牛耳,是我國植物病理學高端人才培育的搖籃。農大植物生態工程研究所,作為我國植物微生態學的發祥地和這一新興學科的重鎮,任重道遠,繼往開來,再鑄輝煌,這將是對陳延煕教授最好的紀念!

2013年10月13日,重陽節,時年87歲

[作者簡況]汪大澤,1927年8月出生,安徽旌德人。原安徽省植物保護總站站長、研究員。曾任安徽省科協委員、安徽農學會籌委、安徽植物病理學會籌委、中國植物保護學會常務理事、安徽省植物保護學會理事長、名譽理事長等職。1991年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並終身享受。現退休。聯係電話0551-62623824)

1
首頁 | 公司簡介 | 種植型 | 養殖型 | 水產養殖型 | 生態家園 | 視頻導航 | 招商加盟 | 聯係Yoplay Games
Copyright © 2009-2010 hbYiWei.com 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