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益微
< behavior="scroll" direction="left" >
產品導航
更多
 
聯係方式
詳細
河北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
聯係人:張青雲
地 址: 滄州市杜林鎮西街(061028)
電 話: 0317-2010586*18631705879
傳 真: 0317-2010586* 18631705879
域 名: www.sdwdhb.com
郵 箱: hbywsw@163.com
眾學者為紀念陳延熙教授誕辰100周年撰寫紀念文章

 

農業科學領域的一座豐碑
——紀念植物病理學家陳延熙教授誕辰一百周年
河北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張青雲受命上傳


陳延熙教授是我國現代最著名的植物病理學家,原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曾任植物生態工程研究所所長,中國植物病理學會付理事長兼秘書長,華北植物病理學會理事長,北京植物病理學會理事長等職務。陳延熙教授1914年12月23日生於江蘇省鹽城,1990年12月9日不幸因病逝世於北京,享年76歲。
陳延熙教授在數十年的農業科學的研究和實踐中,為我國農業科學的發展做出了傑出的成就。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在蘋果、甘薯、柑橘等作物的病理研究中所取得的成就使我國的農業科研水平跨入國際先進行列。在十年動亂中,他堅持博覽群書,結合三農實踐,全麵繼承、發展了植物病理學。1978年他在朔陽召開的中國植物病理學學術研討會上所作的“現代植物病理學及其發展”(也被稱為“植物病理學十批判)的學術報告,標誌著陳延熙教授將植物病理學推進到一個劃時代的新時期。粉碎四人幫以後,他主持了《植物微生態學》的創建工作,開拓農業科學發展的嶄新領域,他成為篩選研製益微增產菌類微生態製劑的領軍人物,為我國農業的具有跨世紀意義的發展做出了永載史冊的優異成績。更令中國學界驕傲的是陳延熙教授是我國為數稀少的1932年就參加革命政治活動的優秀革命家,為新中國的成立作出了可貴的貢獻。他堅定的革命信仰使他成為將畢生精力都貢獻給了新中國的農業科學的建設和發展並取得了傑出成就的農業科學家,他是我國現代農業科學領域的一座豐碑,他像一座燈塔永遠為後人攀登農業科學高峰引航照明。
一、一九三二年就積極參加革命活動的、熱烈追求革命真理的莘莘學子
辛亥革命以後,中國社會形成了一大批年輕的知識分子群體,他們以科學救國為人生的最高理想。他們充分地認識到幾千年的罪惡的封建帝製是阻礙中華民族生產力發展和致使億萬百姓生活長期處於貧窮困苦境地的罪魁禍首。特別是近百年來,由於西方列強的侵入,愚昧腐朽的滿清政府使中國陷入了年年挨打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悲慘境地。因此他們認為國家隻有建立了先進的科學體係和掌握了先進的科學技術,中華民族才能巨變為一個強大的自由的民主國家。他們忽略了辛亥革命隻是結束了封建王朝在中國的統治,中國的民主革命遠遠尚未完成。他們隻是在刻苦地學習科學知識,沒有認識到隻有用人類先進的思想馬克思主義武裝起來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完成了新民主主義革命以後建立了新中國才是科學救國的前提,沒有這個前提,振興中華隻是一個空頭的口號而已。所以,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對於中國共產黨的革命活動采取了回避和不參與的態度。但是,在這個群體中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有一部分有政治頭腦和具有卓識遠見的年輕的知識分子他們在努力學習科學技術的同時,熱烈追求革命真理、積極參加革命活動。當年的陳延熙教授就是這樣一位熱烈追求革命真理、積極參加革命活動的莘莘學子,為他的人生抹上了一筆神聖而光榮的革命的一筆,成為千萬知識分子的一代楷模。
陳延熙教授早在揚州中學讀書的時候就滿懷救國之心,追求真理,向往革命。1932年他考入上海大同大學化學係,他直接接受中共的地下黨的教育,在學生中間積極開展抗日救亡運動。在胞兄陳延慶(又名王翰)的影響和帶動下,他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左翼社會科學工作者聯盟》(簡稱《社聯》)。因陳延慶參加革命活動被反動當局逮捕,他與其他同誌奮力營救使其獲得無罪釋放。1932年底,他與其兄返回家鄉鹽城在農民群眾中繼續宣傳革命。1933年秋天,陳延熙轉入青島山東大學讀書,即成立了中國共產黨的外圍組織《讀書會》,他任組長。中共地下黨人員楊述因身份暴露,處境危險,他和其他同誌掩護和協助楊述離開青島前往北平繼續從事革命工作。以後的一年裏,陳延熙和王路賓等同學在《青島日報》副刊每周一期宣傳進步思想,推動了抗日救亡運動。1935年,反動當局竟用悶罐車強迫山東大學學生到青州參加所謂“軍訓”,在陳延熙等人的抗議之下,迫使反動軍閥韓複渠同意山東大學學生停止軍訓返回青島,取得了反軍訓的勝利。在青島大港三號碼頭落成典禮之時,陳延熙率領進步學生去進行革命宣傳,陳延熙、王路賓等近十名學生被逮捕。由於陳延熙等人不畏強暴、據理力爭,迫使反動當局無罪釋放陳延熙等人。一二九運動爆發以後,山東大學成立了《抗日救國會》,陳延熙任主席。隨後,他們又建立了全青島學生的《抗日救國聯合會》。山東大學校長趙琦竟為此將陳延熙等六名進步學生開除,陳延熙等人即刻組織全校學生罷課,偽青島市市長沈鴻烈惱羞成怒,竟逮捕了二十多名進步學生。陳延熙等人以絕食對反動當局進行頑強的的鬥爭,迫使沈鴻烈不得不釋放學生並做出了將趙琦撤職的決定。可以說,在陳延熙等領導下的學生運動又取得了一次重大的勝利。1936年上半年在上海召開《全國第一屆學生聯合會代表大會》,在大會上全體代表一致推選陳延熙作為全國的學生代表在五四群眾大會上講話,這是全國學生對陳延熙等的革命活動的充分的肯定和熱情的鼓勵。1937年下半年,陳延熙轉入金陵大學學習,由於戰事緊張,不久又返回鹽城和唐君照、陳宗澤等人宣傳抗日並組織為抗日的募捐活動。1938年年初,陳延熙等人到武漢參加了由共產黨人陶鑄、雍文濤、曾誌籌辦的《湯池合作社訓練班》。他於訓練班第三期畢業以後,分配到恩施工作組任合作社主任。在恩施他通過老同學陳長森任恩施農民銀行經理的關係為合作社借款三萬元,這在當時是很大的一筆錢了,為建立抗日救亡統一戰線做出了突出的貢獻。1939年春天,陳延熙複學於成都華西壩金陵大學農學院植物病理學係。當時華西壩的五大《戰時服務團》還在活動,陳延熙發現了團中的楊誌偉是一個暗藏的特務分子,及時地向服務團的負責人薛寶鼎作了匯報,並找到了確鑿的證據,避免了中共地下黨意外的損失。陳延熙雖不是中共黨員卻起到了中共黨員起不到的作用。1940年,中共地下黨員湯克湘被捕以後,陳延熙馬上通知地下黨員張履鑒、熊德邵等人迅速轉移,保護了我黨的地下黨員的安全。1941年,地下黨員王宇光成為陳延熙的聯係人,而另一湯池訓練班三期學員郭大獻背叛革命,陳延熙立即向王宇光作了匯報。1942年,在陳延熙的幫助下,陳宗澤、方銘、唐秉煜、李聲簧等人找到了組織關係。1943年至44年期間,陳延熙協助有牧醫專長的薑恒明和有無線電業務專長的李瑞敏順利到達延安,為延安輸送了技術人才。抗戰勝利以後,在重慶辦事處工作的地下黨員胡若木經常把新華日報寄給陳延熙,陳延熙和黨員陳宗澤以此為依據在倪容禧家裏對成都各大學學生舉行時事報告會介紹延安情況。1946年秋,陳延熙調至北京大學農學院任教,並任農學院講師助教會主席。以教授和講師為對象,宣講新民主主義、統一戰線和黨的知識分子政策,勸大家留在大陸建設新中國。北平和平解放前夕,陳延熙擔任農學院搶救組組長,保護了學校裏的教學科研器材。北平解放以後,陶鑄當麵指示陳延熙留在農學院從事植物病理學的教學研究工作,為新中國的科學教育事業作貢獻。從此以後,陳延熙教授在科研教學戰線上開始了他的新的革命旅程,幾十年來,他為國家農業科學戰線培養了大批的優秀人才。事實證明了他在農業科學領域裏做出了劃時代的令世界矚目的輝煌業績。
陳延熙教授的革命經曆是曆史的客觀現實,Yoplay Games作為晚輩人有必要明確以下兩點:一是在國民黨反動派統治的白色恐怖時代,參加革命活動,那是有坐牢和殺頭的風險的。二是陳延熙不是職業革命家,他是一名立誌要在科學領域為國家作出貢獻的青年學生。陳延熙在學習科學文化的同時積極參加革命活動,為了建立一個平等、自由、民主的新中國,他不畏艱險英勇地對日寇和國民黨反動派作鬥爭,這種革命精神實在是太難的可貴了!然而在漫漫的曆史長河中,由於歲月的流逝和各種複雜的曆史原因,如當事人不幸犧牲、去世或下落不明,而本人又不願主動去提起表功,就會出現不少革命者的功績被遺忘或被埋沒。陳延熙教授就遇到了類似情況,他在解放前多年的對革命的貢獻在建國後沒有得到充分的肯定和讚揚。他周圍的不少正直的同誌為此奔走呼籲,Yoplay Games才可喜地看到了1988年7月26日中共農業部黨組頒發的第77號文件《關於更改陳延熙同誌參加革命工作時間的批複》,文中決定“同意陳延熙同誌參加革命工作時間從1932年秋加入‘社聯’(左翼社會科學工作者聯盟)時算起。”北京農業大學於1989年2月23日發布了人字第4號向農業部人事司請示陳延熙教授享受副部級醫療待遇的文件。1989年5月8日,中共中央組織部又頒發了幹任字第106號文件中確定了“同意陳延熙同誌享受知名專家住院醫療照顧”的待遇。 1989年5月10日,農業部又頒發了農(人)字第107號文件,重申了中組部106號文件的精神。陳延熙教授是1932年就參加革命的老前輩。
二、《植物病理學十批判》吹響了向農業科學大進軍的號角
陳延熙教授自年輕時代就立誌於科學救國,發展科學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他終生為之奮鬥的理想。他是一個思想十分活躍的人,思維敏捷,善於鑽研,勇於創新。早在解放前他在農業科學不少領域中已經取得了良好的成績。全國解放以後,他更是以百倍的熱情和充沛的精力投入農業科學的高等院校的教學和農業科學的研究工作,並不斷獲得了不少令人矚目的成就。
在“文化大革命”中,陳延熙教授心身受到極大摧殘,他被扣上了資產階級反動學術權威的帽子,較早地受到造反派們以各種莫須有的罪名加以批判。正常的教學活動被無限期的停止,實驗室被封閉,關係國家科技發展的大事被說成是走白專道路複辟資本主義道路的陰謀活動。多少知名的學者教授被無情地批鬥,甚至迫害致死。麵對中國曆史上的悲劇,陳延熙教授滿腔憤怒地為國家的未來命運深深憂慮,以致罹病在身,但他並未對祖國的未來失去信心,他相信黨,相信人民,陰霾一定會過去,光明一定會來到。他以頑強的毅力,克服眾多困難,他自己在家,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時間,繼續進行農業科學的研究。他日以繼夜地工作,完成了美國科學院編著的《植物病害的發生與防治》一書的翻譯工作,為以後國家的農業科學的發展提供了寶貴的資料。1976年10月粉碎了“四人幫”以後,結束了中國曆史上最深重的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國人民迎來了百業待興的春天。在農業科學領域裏更是老教授、老專家和所有的中青年農業科學工作者們個個摩拳擦掌,要為振興祖國的農業現代化大業作出貢獻。陳延熙教授開始了他微生態學創建和研發工作。1978年10月在廣西桂林陽朔召開的中國植物病理學學術研討會(後來被農學界稱之為陽朔會議)上,陳延熙教授所作的主題報告:《現代植物病理學及其發展》,即被同仁們稱之為《植物病理學十批判》,在整個會議上引起了極大地反響。一致認為這個報告提出的許多新觀點、新思路,對今後植物病理學的研究和發展起了全麵發展和推動的作用,吹響了向農業科學大進軍的號角,把植物病理學的發展帶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一是植物病理學的定義。植物學家德巴瑞確立“植物病理學”這個名詞,他是從真菌致病來理解植物病理學的,稱植物病理學就不足為奇了。今天要為農業生產實踐服務,為了更符合實踐-理論-實踐的規律,不僅要認識病害,更重要的是預測病害、防治病害、控製病害。所以,陳延熙教授認為植物病理學稱為植物醫學、植物保健學,更符合科學—實踐,更好地為農業服務,為生產實踐服務。在以後的植物病理學的研究和科學實踐中,尤其是以陳延熙教授為主導的益微增產菌的發明和在農業上的廣泛使用,進一步證明了植物病理學應稱植物醫學的重要性。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二是病害起源生態觀。大約1萬年以前,人類從山洞的穴居轉入平原居住,改食野果到從事種植農耕,是自然生態係社會,直到現代農業有了機械和化肥農藥。陳延熙教授認為是人類打破了自然生態係的平衡,原來自然界的病原物轉化成了更適應人類改造過的自然的“人造病病物”。這就如近代科學技術迅猛發展,人類在改造自然中獲得了數不勝數的成就,人們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得到了極大地提高。但是,於此同時出現的化學汙染、物理核輻射等汙染也給人們滋生了不少難以治愈的疾病。人類又利用手中掌握的科學技術來戰勝這些疾病,這種狀況豈不正是陳延熙教授的關於病害起源生態觀所引發的結果嗎?Yoplay Games又怎能不對陳教授的科學預言佩服的五體投地呢?!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三是給病原菌平反,人類應當在培育農作物的同時使病原菌在農作物體內和農作物和平共處。在遠古時代,爛果病病菌幫助蘋果完成了(其他物種也同樣如是)自然界優勝劣汰過程,使蘋果物種得到繁衍。現代農學為了培育不爛的蘋果,千方百計消滅爛果病病菌。陳延熙教授認為病原菌是不可能消滅的,Yoplay Games應當學會和病原菌和平共處,將危害控製在經濟、生態、社會三效應的允許範圍之內。植物和動物都是生物,它們的生命過程的原理有很多都是類似的。現代醫學認為,癌細胞實際上存在於每一個人的身體裏,它們隻是安靜地躺在那裏。隻有激活這些癌細胞,人們才可能發病。激活的條件很多,包括人們的性格、脾氣、心情、工作環境、食物的品質、勞累的程度、遇到強烈的刺激等等,如果保持一個良好的心態,長期與癌細胞和平共處,人們就可以得到長壽。這樣絕妙的理論豈不是正是陳延熙教授和作物中的病原菌和平共處的理論的翻版嗎?!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四是柯赫法則不足之處。柯赫法則是一種病原對一種病害,一種病害對一種作物。本來柯赫確定植物病害的病源時所采用的標準方法,是柯赫於1884年研究人類肺結核病時確立的,後移植到對植物病害的病原的確立。陳延熙教授認為柯赫法則無法解釋植物的病害複合侵染和混合侵染存在的現實,實際上這種情況占植物病害的絕大部分。科赫忽略了作物中的其他微生物是和“病菌”同時並存的事實,這個事實恰好解釋了複合浸染和混合浸染的事實。所以,澄清柯赫法則的不足之處對發展植物病理學的研究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五是在自然界大多數病害都是侵染性病源和非侵染性病源的複合侵染的複合病害。所以陳延熙教授認為單一病原侵染的病害基本上是不存在的,自然界無數種各類不同的病原體都可能同時侵入作物的體內,而形成全株性的病害。以前農學界曾經以對甘薯黑斑病和甘薯幹腐病菌的複合感染進行研究,發現甘薯黑斑病菌直接在人工培養基上分離培養是很困難的,要把分離物接種在薯片上,待病菌經過薯片純化後再轉到人工培養基上就可能獲得成功。這裏幹擾黑斑病菌分離的,不光有幹腐鐮刀菌,還有其他真菌和細菌。所以,針對如此的複合侵染的特征,對症下藥,才能找到治理病害的最佳方案。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六是科赫法則的缺陷限製了人們的視野,長期以來,植病科學工作者忽視了潛伏侵染的存在。陳延熙教授首先提出了潛伏侵染的概念,曾經受到了在東北植物病理學會的某前輩專家的嚴重質疑。但是真理一定會最後被人們接受的,果樹研究所的劉福昌等同誌在潛伏侵染理論的基礎上,開展對蘋果樹潛隱性病毒調查和脫病毒的技術研究,查清了潛隱性病毒種類,培育出主栽品種的無病毒母本樹,提出了無病毒母本園和無病毒苗圃方案,得到了農業部檢疫部門的肯定。此方案在蘋果產區實施以後,效果良好,為發展蘋果無病毒栽培奠定了基礎。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七是植物個體是由細胞組織和微生物組成的複合體,經過漫長的歲月,進化為植物體自然生態係。生物是指人、動物、植物和微生物;體是指生物的個體,不是群體;自然指生態係是曆史進化而成;自然生態係是指其界麵為生物個體外體表和個體內細胞膜之間的空間,包含的個體、器官、細胞三個生態學的組織層次。陳延熙教授認為研究這些微生物組成、功能和演替的過程、微生物和靶標之間的關係、微生物和微環境的關係,就是將植物體自然生態係演變成為植物微生態學。微生態學將人、動物和植物醫學從治療醫學、預防醫學推進到保健醫學。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八是以往人們以為給植物治病和給人治病相似,把病菌消滅光最好。陳延熙教授認為植物的病原菌是不可能殺光的,如果采取高強度殺菌,將誘變出抗壓性更強的新病原菌,會帶來更大的麻煩。他提出采取相對防治是現代植物病害防治的根本途徑,從生態平衡的概念出發,有機地調配各種防治措施。在1981年防治出口日本的板栗幹腐病的過程中,采取相對防治取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當時恰恰遇到我國預備出口日本的板栗在秦皇島發生大批黴爛的重大經濟責任事故,陳延熙教授根據植物體自然生態係理論,潛伏浸染、複合浸染規律,集中大量人力物力,研究了板栗幹腐病的發生規律,提出了一整套微生態調控措施防治板栗幹腐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受到的日本方麵高度的好評。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九是在了解了植物個體生態係的規律後,可以人工誘導將自然生態係變成人工生態係,產生一個生產量高、改善品質、提高抗病的新品種。陳延熙教授認為這完全不同於常規育種,是一個新的育種創新之路。通過將有益的微生物接種到維管束內,堵塞了病菌侵入的道路,達到防治病害的目的。1993年,他和他的助手研製用Bt殺蟲基因構建芽孢杆菌工程菌的合成品種成功,獲得國家專利。他又提出了植物體自然生態係的成員是內生共生菌,其可在植物體內定植、繁殖、轉移,培育人工合成品種。美國PGPR中心柯羅普教授首先重複了內生共生菌實驗並獲得成功,這就等於為以後益微增產菌的研製成功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植物病理學十批判之十是按照傳統植物病理學的防治病害的方法不外乎抗病品種、化學防治、栽培三大措施。陳延熙教授認為從植物微生態學來看,生物防治(含微生態調控)是植物病害防治的未來。調節生態平衡,用微生物學的方法來調節微生態平衡,將病原菌調控到不發病、少發病和輕發病,從而達到防治病害的目的。按植物體生態係原理,病原菌(含減產菌)、有益菌(增產菌)和尚未識別的多種菌(中性菌),他們是同寄主共同進化而來的。根圍葉圍的微生物同寄主有密切的關係,它們對寄主有最大的適應性。陳教授又指出要防治某地某種作物的某種病害,應當從某地某作物體內、根圍、葉圍微生態係中尋找有益菌(防治菌)來防止某種病害。不要像抗菌素那樣從土壤裏去分離。所以,通過培養有益菌不但能防治病害,還能起到增產的作用,這些微生物就是益微增產菌。即有益的微生態製劑,簡稱“益微”。
陳延熙教授在陽朔會議上這個主題報告,充分顯示了他在一顆火熱的愛國之心的驅動之下,大膽地突破過去學術上的條條框框,依他天才的勇於鑽研的精明頭腦提出了超前人的新觀點,把植物病理學的研究水平提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這就是結束了 “文化大革命”以後吹響了向農業科學大進軍的號角,這是農業科學研究領域在理論上開辟了一片廣闊的新天地。
三、用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圓滿完成教學任務和科研任務
1、陳延熙教授是植物病理學的一代宗師
陳延熙教授從年輕時代就有誌於科學救國,尤其是他深深地認識到中國有80%以上的農民,中國的科學近百年來已經落後於西方,中國廣大人民的生活還十分貧窮困苦,發展科學水平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他終生夢寐以求為之奮鬥的理想。他1941年畢業於金陵大學獲學士學位,畢業後留校任助教,從事煙草病害及水稻抗胡麻斑病育種研究。1942年起又在金陵大學研究院攻讀碩士學位,從事真菌生理研究,於1944年獲碩士學位,畢業後轉赴銘賢農工學院任講師,講授植物病理學、植物生理學及微生物學。1946年赴四川大學執教植物病理學,同年秋至北京大學農學院任講師,講授植物病理學及植物病害防治原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當年12月成立北京農業大學,陳延熙教授任講師、副教授、教授,為本係及外係大學生、研究生開設普通植物病理學、農業植物病理學等課程,同時開展大量研究工作。
凡是聽過陳延熙教授講課的人,無不稱讚他是一名出類拔萃的教育工作者,是運用教育藝術的天才。他講課聲音宏亮,姿態動人,激情洋溢,語言幽默。在他講課的過程中隨時允許學生提問,課堂氣氛十分活躍。在他講授植物病理學中不是站在人的立場上,以致病菌為敵人,而是以生態學的觀點、以作物的抗病性與病原菌的致病性互相作用的觀點來分析病害發生發展的規律。在講述防治病害的措施當中,他強調作物免疫性,增強作物抗病能力的重要性。
運用自然辯證法觀點,闡明人類活動在病害發生發展過程中的重要作用。在近百年植物病理學發展曆史上,對病害原因的闡述,依次為三角關係,四角關係,和近代提到的農業生態係統,社會生態對植物病害發生發展係統影響等等。以往對農業生態條件的影響,多涉及水、肥、耕作栽培、現代農藝措施等。對人類活動如方針政策偏離,檢疫法規不健全、種植製度上的瞎指揮、經營管理不合理等等卻很少提到,一般人不太願意觸及三農實際中出現教訓的敏感話題。陳先生卻一針見血,直言上述弊端,指出在人、生物、環境的關係中,人是主宰一切的,有些病害的出現是人類自食惡果。他以東北蘋果產區,實行樹糧間作導致蘋果樹勢衰弱,蘋果樹腐爛病大發生為典型事例,當地的實際情況是“樹上一片紅(注:指蘋果),地下一片青(注:指糧食),雙手抓住糧口袋,一腳踢開搖錢樹。”短短的講授鮮活地告訴學生:一個植病工作者需要培養綜合協調技術因素,經濟因素和社會因素之間的相互關係和作用。這種教書育人的做法,是一個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從運用唯物辯證法麵對客觀存在現實,通過認真研究問題找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並去解決問題的正確的工作態度,以這樣的態度去教學和研究,必然會取得滿意的成績。
陳延熙教授敢於挑戰1884年德國學者科赫創立的科赫法則,證明病原物致病作用的實驗法則。柯赫法則曾證明了引起人類和動物疾病的幾千種病原物,建立了偉大功績。上世紀60年代也就是距離1884年約半個世紀之後,陳先生打破學術沉寂,甩開循規蹈矩的思想束縛,指出科赫法則是單因論或唯病原論學派影響的產物,存在四個方麵的局限性,需要修正,充實和提高。如柯赫法則實驗還解決不了“不能在人工培養基上分離和培養的病原微生物” ,實驗條件和自然界不一致,排斥了其它微生物的存在和影響;法則不適於研究複合侵染和潛伏侵染病害等等。實際上,這些局限性都是植病工作者在科研中遇到過的問題,聽了上述一席話,真是豁然開朗勝讀十年書。這是陳先生“坐而論道起而行之” ,剖析植物病理學的曆史和現狀的結果。自此以後,植病專業的教師都將全麵評價柯赫法則作為北京農業大學的特色內容。同時也被多所農業院校的進修教師和旁聽生接受廣為傳播。在近年農大舉行的“青年教師教學基本功比賽”中,也以此為題,在規定的20分鍾內完成係統闡述達到理實並舉,傳承創新,圖文並茂的目的。曾有多位植病教師為此獲得學校比賽的名次和獎勵。
陳延熙教授重視侵染原理的講授,並將豐富的科研實踐貫穿其中,體現了植物病理學的任務;“一手抓理論一手抓實踐” :侵染原理是指導病害防治的理論基礎,普病課一直遵循陳先生的教導,重視講清概念、原理的定義和內涵的延伸,以及其指導防治的實踐意義。在“理實並重,宏微結合”方麵,陳先生起到了很好的表率作用。比如他在大量閱讀和研究根部和葉部微生物,土傳病害的基礎上,在侵染過程原有的框架上,加進“侵入前期”的內容。又如在他長期從事生態病理學研究後,強調需要重點研究病害四維關係中的微生物因素,他將建立於此的生物防治,作為後半生的研究方向,並在日後開出生物防治學課程。在侵染原理中,侵染循環處於很重要的地位。在課堂上,陳先生以甘藷黑斑病的研究和硼砂浸種防治甘藷黑斑病為例,講述病害侵染循環絕非病原菌生活史必須抓住病害循環的薄弱環節進行防治。他設計出甘藷收獲到入窖前,集中用硼砂浸甘藷的防治方法。這樣場地集中,處理方法簡便,比其它防治措施省時省工。這種生動的講述比學生光看教材上一個個圓環狀的侵染循環示意圖高出一籌。通過典型範例還起到舉一反三的指導效果。
陳延熙教授還特別重視對年青教師的培養,在普病教學各環節,陳先生對年青教師的嚴格要求和通過教學實踐提高才幹的做法。曾協助陳教授工作的年輕的教師們感受更深的是安排參加甘藷黑斑病的科研活動,和不定期在晚上到陳先生宿舍聽他對科研和學術問題的高談闊論,這些對下一代的植物病理學教學的傳承人開闊視野,敏捷思維和總結分析能力的提高大有裨益。通過教學實踐和科研實踐使他們懂得了教學和科研的緊密關係,幫助他們確立了今後的努力方向。
可以說,陳延熙教授在教學上的真知灼見;衝破學術沉寂的勇氣;孜孜不倦的學風和實幹精神;以及栩栩如生待人接物的形象,永遠值得後輩敬仰和傳承。
2、益微增產菌的研製成功是我國當代農業科學領域的一項劃時代的重大發明
陳延熙教授是我國植物病害生物防治的開拓者,他在植物病害生物防治的的科學研究中,曾獲得數以十件可喜的研究成果。早在40年代,陳延熙就對腐黴菌生理進行過研究。50年代中期,他對中國橡膠病害,尤其是根病進行了較為係統的調查研究。他發現,海南島沒有橡膠白根病,並建議種植三葉橡膠。數十年的生產實踐證明,他的建議是正確的。為了係統介紹國外關於土傳病原菌生態學及土傳病害防治新進展,他將具有時代代表性的專著《根病真菌及其防治》一書譯成中文介紹給中國學術界。50年代後期,陳延熙在德國進修期間,重點研究植物病原物的拮抗菌。60年代前半期是陳延熙形成獨特學術思想的重要階段,他在果樹、林木、大田作物病害的研究中,揭示了多種病原物存在潛伏侵染及植物無症帶菌現象,更加深刻地認識到片麵強調病原物在致病中作用的唯病原觀點對植物病理學發展的有害影響,成為後來他提出“植物體自然生態係”新概念的基礎。聯係到當時國際植物病理學界將生態學觀點引入植物病理學,在土傳病原菌生態學研究的基礎上,提出發展生物防治的觀點,可以說陳延熙已與這種觀點不謀而合。可惜的是,“文化大革命”中斷了他在這方麵的探索。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全國掀起了科學大進軍的新高潮。而陳延熙教授的教學和科研工作,也得到了國家有關領導部門的大力支持。特別是於光遠、薛寶鼎、劉放等領導同誌多次與陳教授見麵給予熱情的的鼓勵。1979年,在陳延熙教授積極推動和主持之下,北京農業大學成立了植物病害生物防治研究室,校領導任命他為研究室主任。在這期間,他主編了內部刊物《植病生防》,組織編譯了《土傳病原物生態學研究法》、《絲核菌的生物學與防治》等書。除招收研究生進行專題研究外,在他主持下,生物防治研究室還舉辦了植物病害生物防治進修班,指導校內外青年植保工作者進行以開展研究工作為主、邊研究邊學習的培訓;在大田、蔬菜、果樹、林木及藥用植物等廣闊領域進行全麵探索,取得了重要研究成果,為新學科的建立提供了科學依據。陳延熙教授經過了數十年的研究發現,植物體表和體內存在多種多樣的微生物,其中也包括能侵染植物造成病害的微生物、不使植物發病但對植物有害的“害菌”,及能抑製病原物減輕病害或刺激植物生長發育的“益菌”。這些微生物之間,以及微生物和植物之間在一定環境下存在互作關係。他大膽地提出了植物體自然生態係的新概念,指出生物體是一個個體,又是多種微生物組成的一個共生複合體。從生態意義上說,它是一個自然生態係,動植物均如是。自然生態係中的成員是相互依存、相互製約的。因此,他提出了開展植物生態工程研究。他指出70年代以前國內外對生防菌的篩選,主要來自土壤和根際采樣分離,以平板抑菌作用為指標。當時國際上主要研究對象則主要是熒光假單胞菌。他和他的助手們在研究中發現,植物體表和體內存在大量抗逆能力很強的芽孢杆菌,其中一些菌株不僅與植物親合力強,而且具有防病和促進植物生長的作用。因此,他決定重點對芽孢杆菌進行研究。他的這一決策是出自強烈的要將研究成果盡快用於農業生產的願望,現在國內外選用芽孢杆菌為生防目標菌株形成主流趨勢。他和他的團隊,經過了上百次的反複試驗,把植物體中同時存在有促進它生長的微生物和抑製它生長的微生物清晰地辨別開來,然後把促進農作物生長的的細菌分離篩選出來,終於研製成功了能夠大麵積應用於農業生產的“益微增產菌”。陳延熙教授為了農業科學事業,一直戰鬥到他的生命的最後的一刻,他為了祖國的繁榮和昌盛,貢獻了他畢生的心血和精力,他勇於追求真理的革命精神永遠是全體科學工作者學習的楷模,Yoplay Games將百倍地珍惜他為Yoplay Games留下的農業科學上的寶貴的精神財富。
2014年是陳延熙教授百年誕辰紀念,我同陳延熙教授隻有一麵之緣,他老的風範給我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依據“微生態學及其事業資料匯編”第1至7集,以及眾多專家教授撰寫的紀念文章,倉促完成此文,成惶成恐地將拙文呈現給各位專家教授,表示我誠心誠意對陳延熙教授深切的懷念!

叢景仁                   
2013年9月1日                   

首頁 | 公司簡介 | 種植型 | 養殖型 | 水產養殖型 | 生態家園 | 視頻導航 | 招商加盟 | 聯係Yoplay Games
Copyright © 2009-2010 hbYiWei.com Yoplay Games技術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